Menu

信用卡套现者的悲欢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0/02/01 Click:59

他显然多虑了。刷完卡后,王宇的手机只响了两声,是提示收到了两条短信:一条是信用卡的刷卡消费提醒,另一条则是他借记卡的资金入账提醒。

眼馋于某银行刷卡活动的手机大奖,王宇下定决心,私下与论坛里的一位POS机卖家取得了联系,三天后便收到了崭新的POS机。

“在银行眼中,我可是优质客户,动不动就大额刷卡消费,却一次都没有逾期过。反正就算是套现,银行也能收到手续费。”王宇说,自己拿着套现资金,凑过首付款、炒过股,甚至还买过币,到目前为止,银行一次都没有问过。

兴奋夹杂着紧张,王宇当时没太在意套现的手续费,事后算起来,费率在0.5%左右,比信用卡取现、分期都划算得多,还能积攒信用卡积分,参与银行的刷卡活动,“一举多得啊”!

“当时我手里已经有两三张不同银行的信用卡,便开始逛网上的信用卡论坛,琢磨如何薅银行的羊毛。”王宇回忆道,论坛帖子里经常会出现“MCC”(商户类别码)这个词,自己上网又做了一番功课,最后总算弄明白了,这个词和信用卡套现息息相关。

*文中人物为化名

 资金用途五花八门  最怕银行降额封卡  内心期盼早日“上岸” 

同时,在日常生活中,王宇还必须倒换着刷不同银行的信用卡,用来交电费、买电影票、付餐费等,只为了让银行的大数据风控系统觉得,这个持卡人是真实存在的,他的每一次刷卡,都是一次真实存在的消费。

直到这时,他才真正领教了杠杆的威力:周英的浮盈迅速变为了浮亏,本金亏损殆尽的同时,自己更是背上了沉重的债务。

“我现在是骑虎难下,房贷的月供,必须要靠信用卡套现的资金来输血。”聊到最后,王宇眉眼间的那一丝得意逐渐隐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望便知的疲惫。

他虽然积攒下了一部分资产,如房子,但因为是自住,难以产生收益,所以王宇每月的资金缺口同样非常大。为最大限度延长资金的使用周期,也为避免逾期,他每天都小心计算着信用卡的账单日和还款日,手机里更是装满了银行信用卡的App。

谨慎的不只是银行。周英说,现在陪老婆逛街时,路上如果看到办信用卡的业务员,自己总要去填一份资料申请一下,“多一张卡,心里踏实一些,有备无患”!

“现在最怕银行突然降额封卡,那我可真拿不出钱来。”周英苦笑道,“去年银行风控明显加强,降额封卡的突然袭击搞了好几次,每次看到相关报道,我都胆战心惊的。”

为鼓励持卡人刷卡消费,银行会不定期举办各种各样的刷卡活动,一旦刷卡达标,奖励颇为丰厚,深受“羊毛党”的追捧——只是大多数刷卡活动,都对商户的类别有要求,所以“羊毛党”格外在意MCC码。

周英是一名小贷从业者,近水楼台先得月,他很早便接触到了信用卡套现。

在他看来,自己沦落到今天负债累累的局面,有一大半的原因,便是被信用卡套现给坑惨了。

由于信用卡的套现资金用途五花八门,周英拿到钱后,立即投入了股市,当时是2015年,正是A股市场最火爆的时候。

周英提到,等自己还完了债,便把多余的信用卡都销掉,再把POS机扔了,从此再也不拿信用卡套现资金。

在他看来,就算拿着信用卡套现的资金去赌博,只要能按期还款,确保不逾期,银行才不在乎你拿着钱做了什么。

“现在批卡的概率小得多了。”王宇叹息道。

“持有的股票每天都有一两只涨停,信用卡套现的手续费比起浮盈来,根本算不上什么。”钱赚得太容易,周英的胆子也越来越大,后来竟开始加杠杆,先是开通了融资融券,后来又找到了股票配资。

在交流中,消金界发现,除了持有更多的信用卡外,要想真正做到心安理得,套现者内心大多期盼着,自己能早日“上岸”。

而在这两大群体的内心深处,期盼早日“上岸”的心情,只怕是共通的。

说起自己第一次用信用卡套现的经过,王宇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得意。

他的上述抱怨,也是信用卡套现人群的普遍感受。消金界和他们中的一些人聊了聊,发现他们最担心的事情,莫过于银行突然降额封卡,迫使自己资金周转不灵,现金流断裂。

但去年以来,随着互联网金融行业出清的加速,银行信用卡的不良率有抬升的苗头,王宇申请信用卡的难度明显提高,额度也大幅缩水。

王宇也承认,自己用信用卡套现的资金搞投资,能不赔反赚,“纯粹是因为运气好”,但他心里也清楚,没有人能一直拥有好运气。

单凭周英的工资,显然不足以堵上这个大窟窿,无奈之下,他只能利用信用卡套现的资金四处周转,拆东墙补西墙。

之后王宇的胆子越来越大,每次刷卡套现的金额也越来越高,信用卡的额度也一提再提,后来他买房时,连首付款都有一部分是套现的资金。

“信用卡套现,说白了就是欠债维持,和撸口子的老哥们半斤八两。”周英自嘲道,“只不过我们有工作,想还钱,征信记录乍看之下还不错,比他们更体面些。”

银行风控升级是必然的:去年以来,随着网贷P2P行业的加速出清,大量持卡人借新还旧的渠道被堵死,再加上京东白条、蚂蚁借呗等互联网金融的借贷数据也被纳入了央行征信,多头借贷的风险使得银行在拓展信用卡业务时,不得不更为谨慎。

“要么申请被拒,要么额度只有一两千元,拿到手也是废卡,只能扔掉。”王宇愤愤道。

起初,加杠杆确实让周英尝到了甜头,他的账户资产飞速膨胀,他甚至觉得,自己很快便能财务自由了——直到2015年夏天,去杠杆引发了“千股跌停”,A股也一路急转直下。

“信用卡终究是用来刷卡消费的,脱离了消费金融,便是走上了歧路。”周英觉得,信用卡套现本质上是低息现金贷,既增加了银行的风险,也多少会诱使持卡人去投机、去冒险。

王宇是一名普通白领,他手里有十来张信用卡,过去的三五年里,他时常借此套现资金。

“第一次套现胆子比较小,只刷了3000元出头。”王宇笑着说,自己之前一直听说银行严禁信用卡套现,生怕自己刚刷完卡,银行的风控电话便打过来质问。

利用信用卡的套现资金,王宇这几年给自己快速积攒出了一笔财产,而身为“同道中人”,周英的运气便差得多了。